武康,体育,篮球

09 Diciembre 2016

哪所大学拥有最多的奥运冠军?根据西班牙国家报《el pais》的报道,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西班牙武康大学的奥运冠军数量可在全世界的大学中排名第二,仅次于斯坦福大学。由于采用了新的体教结合模式,武康大学吸引了250多名优秀的运动员加入,其中包括Mireia Belmonte(游泳),Saúl Craviotto(皮划艇),Joel González(跆拳道),Carlos Coloma(山地自行车)及Javier Fernández(花样滑冰)等伟大的冠军选手。

奥运会后,武康大学的奥运会英雄们齐聚武康大学礼堂——圣彼得大教堂,武康大学正是以此建筑为根基而扩建成校。冠军们的到来引得学生纷纷驻足,形成了长长的围观队伍。校园显著位置的大屏幕上,播放着奥运健儿的各种巅峰时刻:Ruth Beitia在跳高项目中获得金牌的惊天一跳,Maialen Chourraut 在激流回旋项目中成功穿过最后几道水门杆;Carolina Marín在羽毛球决赛赛点挥出致胜几拍;Eva Calvo夺得跆拳道银牌的一记侧踢;Lidia Valentín因举起75 kg杠铃而欢呼;Javier Fernández在冰面上优美的一跳,让他摘得花样滑冰的桂冠……在台上,运动员们慷慨陈词的演讲让人们想起他们在里约奥运会上的壮举。他们,连同其他共计250名优秀运动员,都是武康大学的学生。

 

 

伴随着放映,武康大学校长José Luis Mendoza说到:“上帝之外,再无一物。体育是取得和平与和谐的途径之一”。“从体育到上帝”既可作为这所“体育大学”的口号,也是武康大学的校长Mendoza每天在家中念诵的祷词。他既是一位虔诚的天主徒,同时又是一名十足的体育迷,他为运动健儿们的精彩表现叫好,也会为大学球队的失利而懊恼。他的球队包括:处在乙级联赛的武康大学足球队;处在甲级联赛的穆尔西亚篮球俱乐部,以及其他各个参与大学冠军杯的队伍。

 

 

近年来,由于政府财政预算的缩减,使得许多运动员得不到应有的资助,并进一步拉大了政府许诺与实际投入的公共资助之间的差距。在运动员们孤立无援之际,武康大学找到了一种与美国大学类似的办学模式,一个让运动员们无法拒绝的入学机遇——如果体育能作为大学的特殊标志,并帮助它们在国内乃至国际立足,那么奥运选手无疑是最珍贵的资源,可帮助大学建立名望和影响力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运动员申请到武康大学求学,并申请助学金及奖学金,以保证他们在结束体育职业生涯后能获得大学的学位。

皮划艇运动员 Saúl Craviotto说:“运动员的运动生命是非常脆弱的。一旦受伤,那么10年的努力和牺牲就可能化为乌有。”他摊了摊手,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,“我们需要学习,但兼顾训练和大学里的考试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我是巡逻警察,有一个2岁的女儿,你想想除去训练,我还剩多少时间?我选择来到武康大学,那是因为它给我们提供了学习渠道及灵活性。”这位皮划艇选手在他的一只手臂上纹上了Beijing 08(08北京奥运会获金牌),在另一手臂上纹上了Londres 12(12年伦敦奥运会获银牌)。他还没决定在哪儿纹上Río 16(16年里约奥运会获一金一铜)。

Marcus Cooper Walz 说:“我们来这儿就是因为武康大学给我们提供的便利,特别是助学金和奖学金”。已经被合影的学生围满了的他看上去很开心。他解释说:“让我在划船比赛最后赛段坚持向前的,不是我的体力,而是我的头脑。”这种体育与学术相结合的模式,看起来可以解决“体育和学业二选一”的难题。27枚金牌获得者,残奥会选手Teresa Perales也承认,她在之前的大学一直被这个难题困扰着。

 

 

残奥会游泳选手,26块金牌获得者Teresa Perales,于武康大学电子图书馆

武康大学体育部主任Pablo Rosique 表示“我们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,是我们去适应运动员的需求,而不是让他们来适应我们。除了奖学金以及向他们提供的设备及教练,我们还给他们配备了私人教师,根据他们每个人的时间表,为他们规划学习内容、线上及线下的练习、还有考试。大部分运动员选择了运动科学专业,但也有一些例外,比如Ruth Beitia(田径)和Laura Gil(篮球),选择了运动心理学, Mireia Belmonte 及Jennifer Pareja (水球)选择了广告及公共关系。对他们来说,在两年时间内学完一门课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壮举了。”

在这种模式成功的前提下,武康大学成为除美国斯坦福大学以外获得金牌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。里约奥运会9位金牌获得者中的7位都获得了武康大学的奖学金和助学金。虽然对运动员来说,最理想的经济资助还是来自国家机构及体育自治机构——年奖金额高达60,000欧元;奥运会单人金牌得主可得94,000欧元;银牌得主可获48,000欧元,铜牌得主可获30,000欧元——但武康大学的介入改变了整个体育界助学状况,也改善了许多运动员的状况。关于奖学金金额,大学严格保密。Rosique仅透露“我们有250名优秀运动员获得了学院奖学金,金额依据他们的需求而定,没有最高最低限制。”

Mireia Belmonte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了2块银牌,这本该是她最荣耀的时刻,但她却因为与el Sabadell俱乐部无法就薪酬达成一致而分裂,那时她每月的报酬只有2200欧元。以及一份年18,000欧元的ADO(奥林匹克运动协会)的资助,但由于无法坚持训练,她公开表示不排除放弃游泳的可能性。“尽管我没有了俱乐部,但在武康大学我可以得到学位。这里有最好的兼顾体育及学习的体制。我选择了广告学,因为我喜欢电视广告。我现在是一年级,每天学习1个小时。离开了水我觉得也挺好。” 她的大学老师María Miralles表示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“她是完美主义者,并不满足于及格分。除了训练她只剩下睡觉和一点点自由时间,但她竟然在一学期修了3门课程,这非常了不起。”

 

 

里约奥运会已经过去很久,基于她在里约奥运会的出色表现,可以想象如果她还在原来的俱乐部,她的报酬应该也会增加很多。但毫无疑问,她在武康大学获得的帮助表明她离开俱乐部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。助学金是武康大学取得成功的第二大关键因素,José Luis Mendoza表示学校划拨了约3000万欧元用于运动员资助,这些都来源于每年不到一个亿的学校收入。”另一所公立大学的体育系主任说:“我甚至会希望运动员们输掉比赛,因为我真不知道从哪里可以筹到他们赢得比赛的奖金。”相比之下,武康大学的资金充足更显突出。

武康大学除了在大学冠军杯中所向披靡外,由于它在体育界持续的投入以及与西班牙奥委会(COE)的紧密关系,它已被纳入职业体育行政机构中。西班牙奥委会主席Alejandro Blanco对Mendoza赞赏有加,宣称要减免投资体育事业的单位的税收。他强调:武康大学是一个典范,体育需要民间资助才能有竞争力。对于体育的投资是能获得收益的,而且对整个西班牙体育的贡献是巨大的。

武康大学校长Mendoza 作为Wojtyla和教皇Ratzinger的朋友,已经以个人名义捐出了数百万的善款。他说: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用于帮助穷人。武康大学自20年前开办以来,从成立之初的600名学生发展到如今超过18,000名学生,其中2000人为外国人,还有2300名在职学生。

 

 

José Luis Mendoza,武康大学创立人及校长

Mendoza表示“我用自己和家人的资产花了1600万欧元来买下来穆尔西亚的这块土地并修复修道院。我想创立一所安格鲁撒克逊风格的大学,着重发展体育事业,并以上帝之爱让学生乐于为社会奉献。尽管起初大多数人都不支持我,但我们现在获得了成功,这都是神的福祉。”对于校长先生来说,祷告和运动都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,“如果我不祈祷,我就会死去,如果我不运动,那我就如同行尸走肉。”Mendoza这样说道。

原文载于西班牙《国家报(el pais)》